放手,也是一種愛的表現:談送養不再適合飼養的貓咪

貓談社的臉書社團 (13)

為何要建議放手?

 

有時候我們在諮詢時,判斷目前的飼養環境與方式,對貓咪的動物福利相當不好時,會優先與飼主討論是否貓咪有送養的可能性,大約九成的飼主會斬釘截鐵的回答:「不考慮!」 通常會提到送養的情況,會是家中貓咪過多且有明確貓間壓力、有貓咪受多貓壓力影響非常大、有其他貓咪有複雜而嚴重的身心狀況,需要飼主全心全力付出等狀況,我們就可能會優先詢問飼主家中其他品種貓、混品種貓、幼貓,有沒有考慮要放手。目前的送養「市場」上,很現實的,還是以這三類貓咪,送養的可能性最大,也會有最多人表示領養意願,讓飼主可以充分挑選適合貓咪的新爸媽。米克斯的成貓則真的要看緣分,相對來說送養難度通常會高一些。

 

很多時候,飼主不敢鬆口說要送養,是因為怕網路上大家撻伐,好像送養就是棄養一樣,是非常「沒有愛心」的表現。但我們認為,如果客觀評估之下,貓咪確實有可能在送養後,生活品質維持不變或變好,且留下來的其他貓咪,生活品質會變好,那其實真的就值得考慮。以貓行為學的角度建議,一個家庭的保守貓口數為2~3隻!如果已經超過的話,則建議積極地增加家中的垂直空間、動線、以及可以利用的空間,協助貓咪分配各自核心領域,來降低貓間的壓力。

 

讀者提問與我們的回答

 

1. 針對以「人類小孩發生問題,不會以把他們送走做為解決之道」質疑送養貓咪作為一個發生問題時的處理選項,我們的回應:

人類小孩生活在人類家庭,以及貓咪生活在人類家庭,有若干不同之處。飼養貓咪的人類家庭非貓咪的原生家庭,貓咪的孩子往往是被跟父母與手足拆散,進入到人類家庭生活。人類小孩則幾乎都是出生在自己的原生家庭,在自己的原生家庭長大,人類家長與孩子說的是同一種語言,擁有血緣關係,屬於同一種物種。貓咪要跟截然不同的物種生活,可想而知的會是容易發生無法溝通的誤會:貓咪會有需求不被瞭解、甚至已經瀕臨崩潰,人類飼主也不見得懂。人類飼主即使以貓爸媽自居,大多時候仍無法跨越物種的限制。當我們建議到送養時,必定已經是有相當原因,使我們判斷也許貓咪在其他人類家庭可以過得更好,同時也對留下來的貓咪,更能夠照顧到他們的生活品質。

 

上一段提到「相當原因」,舉例如下:飼主在飼養新貓之後,舊貓隨即出現嚴重的情緒與健康問題,導致其動物福利嚴重減損,且評估可成功訓練新舊貓相處的可能性很低;又或者是飼主因為自己個人狀況,不在家的天數比在家的天數還多,且無法妥善安排他人代為照顧貓咪,但貓咪又非常需要人的陪伴並且已經開始出現問題行為。會建議到送養,不見得是貓咪的錯或是飼主的錯,單純的就是目前的狀況已經不再適合繼續下去,且沒有明顯的其他解法,或是其他解法成功機率很低,可能造成長期而慢性的痛苦,最後卻沒有成功。

 

2. 針對質疑「為何優先詢問飼主送養品種貓、混品種貓、幼貓」這些「可愛又好送」的貓咪,即使他們不是造成多貓問題的當事貓,我們的回應:

身為曾在第一線救援與送養貓咪多年的前中途,我能理解送養的現實面。要爭取貓咪有盡量大的機率能過得上好日子,就必須要是大家會搶著報名認養的可愛程度,這點是非常無奈的現實。當一隻貓咪是好送到有幾十個人報名認養時,能挑選到一位非常適合貓咪的新爸媽的機率,會大於PO文好幾個月,只有一兩個人來問問的那種狀況。

 

另一點,在道義上,我認為一開始失手養太多貓咪,造成多貓問題或是其他相關問題的飼主,應該要承擔受到影響最大,開始出現問題行為的貓咪,這樣的貓咪往往也是不可能成功送養的貓咪。因此乍看之下好像對要被送走的貓很不公平,好像他們因為長得比較可愛,或比較年幼好送,就要被迫離開自己的飼主,但事實上當我們提出這個建議時,往往多貓之間的壓力已經大過於目前環境能給貓咪帶來的益處;能到一個條件更適合該貓的新環境重新開始,是這些貓咪應得的待遇。

 

3. 針對質疑「為何多貓不和的解決方法是把貓送走」,我們的回應:

貓跟人類不同,人類是社會動物,貓咪不是社會動物,貓比較偏向獨居動物,可以”有條件”的彈性群居,而這些條件往往十分嚴格。人有時候以自己的想像,認為貓咪要養多隻會比較開心,殊不知讓貓咪落入在家中都不得安寧、每天都很緊迫的慢性壓力之中。慢性壓力會帶來危害貓咪身心健康的效果,並且降低貓咪的動物福利,影響他們的生活品質。

 

當飼主寫完了長達九頁的貓行為問卷,我們也確實在諮詢前研讀完畢,每個多貓不和的家庭,都會有一個粗估的訓練成功和平相處的機率。當這個粗估機率在一成以下,甚至接近零,硬要訓練只會使大家的痛苦無限延長。另外,很多飼主只有在被告知狀況嚴重到在我們評估之下,是到了應該送養貓咪的程度,他們才會理解到事情的嚴重程度。我們告知建議送養,用意並非情緒勒索,而是希望飼主能瞭解在專業評估之下,目前情況嚴峻的程度為何。

 

Vicky Halls在TOOLS FOR MANAGING FELINE PROBLEM BEHAVIOURS: Environmental and behavioural modification這篇論文中,很明確的提到”There are always occasions where maintaining a cat in its current environment does not represent good welfare for the individual” (在有些情況下,堅持將貓咪留在原本的飼養環境,未必有利於那隻貓的動物福利)。同時,她也提出送養 (rehoming) 為改善貓咪問題行為、增進貓咪動物福利的一個選項,與”確實滿足貓的環境需求”並列。這位作者是臨床動物行為學家,任職於國際貓科醫學會。

 

在James O’Heare的Minimally Aversive Contingency Management Planning這篇論文中,問題行為的處理,有一個優先次序的架構,總共七個大類別,其中包含若干細項,其中送養 (Consider rehoming) 被列在第五個大類別中,與使用精神藥物並列。這位作者是行為學家,The Companion Animal Sciences Institute(暫譯:同伴動物科學學院)與 The International Behaviorology Institute(暫譯:國際行為學學院)的創立者。

 

這些資料都一致指出,當原本的環境可能對貓咪的動物福利並非最佳選項時,送養應該被納入考量。我們判斷送養可以增進貓咪的動物福利的方式,通常是先評估貓咪在原環境跟目前的照顧條件,動物福利的狀況,以及改善的可能性,再以此對比一個一般條件的適合這隻貓咪的認養家庭,所能提供的動物福利,兩相對照比較,當比對結果有明顯改善的可能性時,這個選項就會被提出討論。

 

但,我們從來不曾以任何方式明示、暗示、或逼迫飼主「聽話」。實際上,當送養這個選項被提出時,我們會讓飼主思考一下,讓飼主明確表達「不可能」、「我做不到」時,我們就會忽略這個選項的存在了。飼主付費讓我們提出專業評估與意見,我們的責任就是確實提出,但是否採納,則是飼主可以自行決定的範圍。

 

至於我們如何確保在提出這樣的建議後,貓咪的動物福利確實能夠增加?我們通常會與送養方討論貓咪的特性、狀態、與需求,協助設立送養條件,並提升貓咪找到真正適合的家庭的機率,同時我們也提供認養面談在場、協助與認養人討論等相關服務,用意在於確實評估貓咪未來的家庭,給他最大的第二次機會。但必然存在的風險是:即使是最嚴格的挑選,都只能盡可能保證動物福利增加,沒有辦法100%預測未來,我們只能盡力。

 

4. 小結:

我們認為,人類對貓咪的愛,不應該是限制在由誰飼養的前提下,而是貓咪真正過得開心、幸福。當貓咪擁有真正良好的動物福利,真心愛著他的人類也會因此感到幸福。假設愛的前提是擁有,我覺得這樣的愛,可能太狹隘了。當狀況確實嚴峻,而送養確實可以增進貓咪的動物福利時,這應該要被納入為考量選項之一。但我們更希望呼籲,飼養任何寵物或者增加寵物之前,都需要謹慎評估自身的能力(時間、金錢、空間與照護水準等等)與未來可能的風險,也千萬要考慮家中其他同居者(家人/室友/伴侶等)與現有寵物是否準備好接納一個新的同伴。

Scroll to Top